Vanessa_42

lofter真难用啊

【BvS/Brex】捕猎(阿福视角,一发完)

前言: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一切BUG概不负责 。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到卢瑟家的小崽子还是布鲁斯少爷成年礼上,他辛辛苦苦把韦恩家的独子拉扯大,不料在告慰老主人夫妇的在天之灵这一天,栽了个大跟头。
 
       老卢瑟的着装完美地体现了东德暴发户特有的低俗品味,刺喇喇的嗓门就像阿尔弗雷德脑海里装了一门扩音喇叭。那个营养不良的红发小东西怯生生地跟在老卢瑟身后,偶尔朝人群张望的眼神却使阿尔弗雷德心头一惊,二十年后,难保他不会成为比老头子更残暴的独裁者。但他没料到的是,这个未来的大麻烦下一秒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布鲁西宝贝。
 
       布鲁斯少爷出来迎接卢瑟父子俩,他已是尽了一个浪荡公子哥最大的本份哩。

      “卢瑟先生,很荣幸在这种场合见到您。”他那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刺痛了老卢瑟的眼,后者粗声粗气地祝贺韦恩集团的新主人掌权之喜。

       大都会与哥谭就像从美国土地上长出的双姊,韦恩与卢瑟这两个姓氏连在一起就是一句魔咒。

       阿尔弗雷德看出自家少爷想要从这些无尽的应酬脱身的意愿,但他更愿意观察一下大都会的未来主宰。

     “我喜欢带着这讨厌东西去打猎,在老家的森林里猎鹿。”老卢瑟说着捏了一把那小崽子的肩,红发小鬼不自主地缩了一下,并朝布鲁斯少爷瞟了一眼。小卢瑟长着张精致的小脸,想必得感谢他母亲那边的血统。剪裁良好的西服也拯救不了他长期遭受虐待的小身板。

     “你喜欢打猎?”布鲁斯客套性地问小卢瑟,他已经厌倦那个拥有同样姓氏的大人了。

       “喜欢,”那个怯生生的声音却使走近的阿尔弗雷德感到了一丝不安,“我喜欢大动物。”

        然而布鲁斯看到自己的管家终于来拯救自己,早已没有耐心听下去,他象征性地说了声抱歉,朝小的那位卢瑟露出整个晚上第一个真心的微笑,然后离去了。


 ———————————————————

       如果不算听闻,阿尔弗雷德第二次亲眼见到小莱克斯卢瑟是在布鲁斯少爷的房间里。几乎就在那一刻,他明白了客厅里那些没有脂粉气的红发的主人身份。

      小卢瑟双腿张开,夹着布鲁斯,他的身上满是旧日殴打留下的痕迹,它们对参过军的阿尔弗雷德来说简直算得上老伙计。卧室里一片狼藉,被扯下的床帘焉焉地搭在地板上,湿答答的液体随处可见。始作俑者远远望见门外的阿尔弗雷德,他还不忘舔了下舌头,露出狡黠的微笑,这对老人家的心脏可不大好。

       作为一位绅士,阿尔弗雷德决计忘记自己看到的这香艳的一幕,毕竟他已经有过不少成功的先例了。

       然而卢瑟是第一个带走阿尔弗雷德所有Clafoutis的客人,这他可永远忘不了。(注一)
——————————————


       自从布鲁斯少爷离开哥谭,阿尔弗雷德终于过上了担惊受怕的清闲时光。专注于照料小花园的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渐渐忘记另一端大都会的人与事,上天作证,哥谭已经够乱了。

      他暗暗希望自己能够在这座宅子里孤独终老,在哥谭变成坟墓之前。

       可惜天不遂人愿,布鲁斯又回来了,而且像个击败恶龙却没有成功救出公主的落魄骑士,不然他为什么就不能为韦恩家的血统多想想呢?

        那些花花公子聚会也回来了,只有蝙蝠侠是新来的。

       小莱克斯卢瑟造访哥谭的次数也勤了,他现在终于孑然一身了。老卢瑟暴病而亡,留给他的除了亿万遗产还有无数日日夜夜循环往复的噩梦。

       肩负新使命的布鲁斯.韦恩理所当然地推开了旧日的小情人,但很快他又想念起占有莱克斯身体的滋味。如果新的身份迟早会吞噬他的情感,那当莱克斯无比娴熟地脱下衣服,全身赤裸地站在他面前,他为何不顺从肉体的欲望呢?

        在阿尔弗雷德看来,这两人的关系真有点滑稽。他毫不怀疑这种私情会迎来终结的一天。事实证明,老人家说的话都是对的。

      “一切物品都会恢复原样,除了那幅画。我和你的血都溅在了上面,布鲁斯。我倒是希望老头子的鬼魂还在房间里,他就可以亲眼看着他的儿子和……咳咳……你,布鲁斯韦恩,哥谭之子,……咳咳”

        当阿尔弗雷德听到房间烛台颤巍巍的抖动声,他突然觉得自己此刻出现在蝙蝠洞似乎更为妥当。

        几乎过了不到一刻钟,小卢瑟神情激动地走了出来,他穿着不合身的薄荷色西装,看到阿尔弗雷德时苍白的小脸泛起不自然的红晕,“我一直把布鲁斯当作兄长一样爱戴,我多么希望能有幸叫您一声老爹。”

     “我可消受不起这尊称,”阿尔弗雷德冷冷地说,“我还想安稳地死在自己的床上。”

       至少那天阿尔弗雷德的樱桃派得到了保全。
——————————————
 


       迈向新时代的大都会像一个撕开宙斯父亲肚子诞生的巨人,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小卢瑟得意洋洋地环视自己一手缔造的城市,不料红披风从巨人头顶掠过,人们集体向更高处看去。而那个毗邻的姐妹,笼罩在阴影之下。小丑,企鹅人,谜语人,………不断涌现的怪胎才是蝙蝠侠关注的重点。固执己见的记者,像猫一样的女人,接连出现在韦恩宅里,幸好只是女人。阿尔弗雷德对韦恩家不会绝后的观点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不料在一个星星躲得无影无踪的夜晚,猫女对布鲁斯轻柔地说出,“亲爱的,顺手拿走别人的情感,是我的拿手好戏,可我不愿意这样做。”随即她便消失在群星的坟墓里。

       阿尔弗雷德将本来藏起来的杜松子酒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但那个失意的男人只一味躺在松软的靠垫上,说着什么“有个人告诉我,自从我出现后,他的身心可以向所有人开放。”

    “那听起来可不怎么正派,布鲁斯少爷。”

      习惯,布鲁斯喃喃自语,只是一种习惯,阿福,然后他便坠入沉沉梦乡。
——————————————————


      至于多年后的重逢,阿尔弗雷德当然不会指望三四十岁的人会成熟多少,布鲁斯念出luthor这个姓氏都能泄露他内心的秘密。最强大的人类也不得不屈服于翁法勒的温柔乡陷阱,他总不可能厚颜无耻地说和LexCorp总裁上床是“为了英格兰”吧。

       你瞧,那小崽子又整了新的一出,挑拨那个外星人和自己旧情人对战。 很难说清他挑选蝙蝠侠的理由,毕竟优秀的猎人会先把大动物聚在一起。

       整件事有太多回味的价值,尤其是卢瑟失败的阴谋,他甚至为此失去了头发。

        没有烙印。全程监控的阿尔弗雷德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细节。

       卢瑟家的小崽子的捕猎再次失败。阿尔弗雷德看着尘土之上的黑色藤蔓,望得出神,然后露出老人特有的那种睿智的微笑。

        欲望这东西总是灭不掉的,就算是阿尔弗雷德也不能保证明年韦恩大宅的花园里再没有野玫瑰藤的踪迹。



—————————THE END————————




注一 Clafoutis    一种法式点心,源自于法国中部。最传统的clafoutis里加的水果是带核樱桃,以樱桃为主要原料制作,而也只能以樱桃来烘焙,不然换了其它的水果,便一定不能再被称为Clafoutis了。

评论(4)
热度(75)
©Vanessa_4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