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_42

lofter真难用啊

【TSN】从DM角度带你误解Facebook Effect(完结篇)

请将三次元小扎和电影里的mark分开。拒绝一切将脑补跟现实混淆的ky。

被小标题蠢到都算我的

1/Dustin小天使的日常

达斯汀·莫斯科维茨的日常工作是保证网站顺利运行,因此每当这些灾难出现时,他的工作就是去补救,即使需要整夜工作也没有办法。当面对一个特别愚蠢的过失时,他有时会失去控制,怒火冲天地猛捶办公桌,扔东西发泄,但他总能把事情补救好,他因为尽心尽力工作和其职业道德而广受尊敬。“达斯汀一直是公司的中坚力量,而马克则是有创意、有思想的人。”年轻的鲁奇·桑维(RuchiSanghvi)如是说,她圆圆的脸,一头长黑发,拥有天使般的微笑,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工程系毕业生。她是Facebook聘用的第一个女工程师, 而且在几年里,是公司核心团队的唯一女子。 

(成功的团队总是需要Dustin这样的人的。Mark是精神领袖,Dustin是背后的支撑。

以及facebook“第一个女工程师”梗,写原著向的太太们可以考虑用啊…


2/遥远的将来,我们将想起今日

 据作家兼工程师的白朗说,扎克伯格的冷幽默和古典文学功底在当时也显露了出来。他写道:“大概在2005年5月底时,马克在他的办公室墙上涂写了一个巨大的词语‘Forsan’。 这个词来自维吉尔(Virgil)所写的诗《埃涅(Aeneid)》:‘Forsanethaecolimmeminisse iuvabit’,大意是‘也许有一天,似乎连这段经历也值得怀念。”’ 

电影里Mark的语言才能似乎只有在嘲弄双胞胎时有体现吧?( 之前有在一篇英文的tsn同人里看到mark在医院一个人默背希伯来文变位还是什么的,超心疼的QAQ

3/开辟我们的疆土

使科勒兰不爽的是,扎克伯格向新学校开放注册Facebook的速度不够快。对他来说,用户更多似乎更方便开展推销工作。不过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维茨做事讲究条理, 按部就班。Facebook还未向其开放注册的学校学生经常上该网站,试图注册帐户。如果他们上的是一所Facebook还未对其开放的学校,他们就会在等待列表上排队,当轮到该学校时,他们将会得到通知。当等待表上的学生数超过了总学生数的20%时,Facebook将会对那所学校开放注册。科勒兰回忆道:“我—直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但如今我认识到,这是我们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把好关,只对有确实有需求的学校开放——通过这样做,拓展方面的专家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维茨确保了—旦Facebook对上述学校开放注册,使用率将猛增。 

两个小天才开拓疆土,征战时期的DM是发光的啊///

4/啦啦队员?小菜一碟!

但也有早期迹象表明,这种新类型的社交网络为广告客户提供了独特的有效工具。在 2005年,环球唱片公司(Interscope Records)发行了一首单曲,由格温·史蒂芬尼(GwenStefani)演唱的《哈拉美眉》(Hollaback Girl)。该歌曲的风格有点像拉拉队歌的形式,而环球唱片的营销人员想直接向大学的拉拉队队员们宣传这首歌,希望她们将其作为比赛中用到的常规歌曲。除了这个只限于大学的网站之外,还有更好的地方去寻找大学拉拉队队员吗?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已经变得擅长于为广告客户在Facebook中寻找和利用个人简介中的数 据,所以,把拉拉队队员作为目标对象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机智的达达,以及这里说明Dustin的公关才能也不错哦)

5/定时炸弹

尽管帕克有过去的成功,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扎克伯格和其他很多人渐渐清楚地意识到,他并不是能够帮助管理公司的最佳人选,帕克自己也不否认自己不可靠。“我一直希望找到原动力去奋斗,并取得了很多成功,但那之后,我就有点心不在焉了,”他坦承,“如果你想投入地运营一家公司的日常业务,这可不是一个好个性。”帕克时不时地玩失踪,很 多雇员注意到了他的古怪状态。帕克否认使用毒品影响了他作为Facebook总裁的行为。针对毒品使用这个问题,一名前同事说:“很难区别帕克的古怪表现是生理的还是人为因素造成的。他只是状态频繁地时好时坏,天生如此。” 

(Sean就像一个永远无法在某艘飞船停留太久的宇宙流浪汉//// 不,其实是上天对他还有别的安排(奥德赛体ಠ_ಠ

6/高中生市场

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维茨发现Facebook慢慢地朝“无处不在”发展。对他们而言,高中显然是下一个要拿下的市场。美国有大约1 600万高中生,而只有差不多1 100万大学生, 所以,这一计划可能为Facebook带来大量的用户增长。而这对遏制MySpace是重要的,MySpace正在高中学校里迅速攻城略地。一旦你知道扎克伯格是怎么认为的,你就知道董事会将如何投票。 

(最后一句2333

7/两个市场的合并

Facebook不再仅仅是一个“大学现象”。在莫斯科维茨的大力支持下,扎克伯格不久就坚持认为这两项业务应该合并。到2006年2月,他们准备好了摒弃差异化,用户从此可以自由地建立友谊,无视年龄或年级的限制向任何人发送消息(最低年龄被设为13岁)。科勒、 布雷耶和一些年龄较大的员工仍然十分担心,当大学生看到高中生在网站上与他们为伍时,Facebook对他们的吸引力可能会急降。

(明明是看到爸妈加进来了才会慌吧……

8/

用户们每天在Facebook浏览2.3亿个网页,而网站收益攀升至每月约100万美元。收入主要来自网络广告,广告主在Facebook上投放廉价的陈列广告。得到赞助的群组,例如苹果公司和“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公司管理的赞助群带来数千美元的收入,而在私立学校发布的公告也带了一些收益。但由于其成本每月达到将近150万美元,所以Facebook平均每年会花掉不少资金,大约600万美元。资金主要是来自阿克塞尔公司的投资,但扎克伯格并不太担心这件事,达斯汀·莫斯科维茨也一样。莫斯科维茨继续拼命地工作,不办公的时候,他会骄傲地驾着在9月购买的宝马6系轿车到处兜风。 

(嗯,达达的车get

9/

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更感兴趣的是现今的用户数量,而不是历史类比。他总是对竞争者保持警惕,MySpace的用户数从1月份的600万增至现在的2 400万,对此他感到担心。某一天,莫斯科维茨问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去他的MySpace。”扎克伯格回答。 

(这就是一个同人文段子啊!四舍五入就是一篇文了:-I

10/

        罗宾近距离观察到了这所有的不快,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拥有公司唯一的一间私人办公室。她需要在这个办公室进行求职者面试。一台复印机被从一间特大号套房搬出,她为了隐私,在房里安装了一个日式门帘。在她办公桌的旁边是一座巨大的雕塑——印度神甘尼许(Ganesh),扫除障碍之神。但甘尼许似乎没有为她带来好运,很多人到她办公室是去发牢骚的。他们说,扎克伯格听不进意见,扎克伯格应该被替换,扎克伯格不知道自己想把公司做成什么样。 

       最终,罗宾到了精疲力竭的地步。她回忆道:“公司高管们的士气正在跌落,流言满天飞,而马克没有对任何人说明真正发生着什么。管理团队几乎准备要把扎克伯格拉下马。” 

        扎克伯格当时正在美国东海岸参加他的很多场会议中的一场,罗宾决定在扎克伯格返回办公室前,中途拦下他。她给扎格伯格发了即时信息,要求在他从旧金山机场返回的路上见一面。 

         但扎克伯格乘坐的飞机晚点了,他们在凌晨2点半才终于碰了面。罗宾从她在马林郡的家里过来,经过金门大桥,他们在旧金山的市区见了面。扎克伯格乘坐一辆加长豪华轿车抵达会面地点,这无疑就是为他买车的那个人犯下的错。他们坐在一个通宵营业餐厅里,在霓虹灯下,罗宾向他表述了自己的失望之情:“马克,我们齐心协力地打造了一个一流团队,但他们没有发挥作用。没人知道发生什么事。如果你想卖掉你的公司,那就不要胡闹,直接说你想要10亿美元。可以派欧文去争取这个卖价。 

         如果想要20亿,说出来。如果你不想卖,你也要说出来!” 

        “我不想卖这家公司。”扎克伯格以他典型的不慌不忙的方式回答道。 

        “那就停止参加与维亚康姆、时代华纳、新闻集团的所有会谈!你正在传递错误信息。” 

        接着,她抛出了最后一句训人的话,“你最好上课学一下怎么当首席执行官,不然这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你现在终于跟我实话实说了,”扎克伯格回答道,他变得更加活泼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你在对我说出你的真实想法。” 

        他使她的怒气平息了。她找不到发怒的理由,他真的在倾听。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罗宾注意到,扎克伯格身上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首先,他确实同意开始向一位高管辅导老师学习如何做一名有效率的领袖。他开始更多地与他的资深高管们进行一对一的面谈。在罗宾跟他摊牌后的一个星期,他把全体员工召集到一起,进行了Facebook第一次全体会议。他感到不太舒服,所以在整个会议过程中他都盘腿坐在地板上。

        扎克伯格带着高管团队去户外开了个会,在那里,他们可以谈论目标,建立更好的沟通渠道。当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听说这事后,半信半疑。“我必须得改变自己去迎合别人的喜好吗?”他说道,“我才不做这鸟事呢。”

        扎克伯格开始更清楚地解释,他认为Facebook应该向哪个方向发展。他不断重复说, 

        他希望把Facebook打造成互联网上的一股主流力量,而不会把它拱手卖给别人。在向他的职员们解释他心目中的轻重缓急方面,他表现得越来越好。他的介绍说明会包括最简单的幻灯片——有时只有一个重点句,例如,“公司目标:增加网站使用率。”要造反的团队被安抚了下来,罗宾如释重负。 

   (Mark不愧是心理学专业的。连对他发火都难2333 从有点任性的大男孩慢慢成长为一位真正的领导者,我突然有点感动,哎

11/Dustin离开公司的flag+_+

从达斯汀·莫斯科维茨的观点看,他观察到了所有情况,这只是一种不断重复的模式的另一个例子。“很多高管都是这么想的,”他实事求是地说,“马克想先把产品做出来再说尽量推迟把重心放在创收上。而他们想确保这是家赚钱的商业公司。” 


12/欧洲,中国也纷纷有了自己的社交网站

另一个仿效者差不多同时在中国启动,叫“校内网”。其起初并没有非常明显地复制Facebook的外观和氛围,但Facebook的工程师们发现,它明目张胆地照抄了一些Facebook的基本软件代码。校内网也是个很受欢迎的网站,赢得了数以百万的用户。最终它也复制了Facebook的外观和氛围。 

(嗯,…

13/硅谷娱乐新天地

在“兄弟会聚会所”,员工的娱乐花样更多。“人们会过来编写程序,或者开派对,或者观看电视剧《迷失》,”费特曼(Fetterman)说,“那个地方可以容下公司所有员工在里面开派对。在晚上,我们喝啤酒、看电视、想想新点子,或就在那里开始编写程序,不管是在某人的房间里还是在房间外的院子里。马克或达斯汀有时会现身,他们经常是第一个打开手提电脑的人。”编程员们会在他们所谓的“鼓励派别”中一边开派对、一边工作。他们把新软件装载到网站上,从“兄弟会聚会所”他们所在的位置激活这个程序。 

(运气好你就可以捕捉到野生Mark或野生Dustin!兄弟会聚会所,soirée理想去处

14/雅虎收购风波开端

    在首席执行官和达斯汀·莫斯科维茨这样的盟友看来,事情走到这一步让人感到烦躁无比。和扎克伯格一样,莫斯科维茨没有出售的兴趣。“他们向我推销这个想法的方式,”他回忆道,“是‘不找出我们到底值多少是不负责任的,当然我们并不是真的要出售这家公司’。不过很快就像滚雪球一般地发展为,‘好,既然现在条款书出现了,那我们就不得不假装去谈了。’” 


15/事态严重了

布雷耶绝非是唯一游说出售Facebook的董事。两个阵营再次出现了,大多数较为年长的员工与更为年轻的员工之间存在着分歧。相对年长的范·纳塔和科勒都希望出售公司,而肖恩·帕克,此时依然是一位主要股东,站在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维茨这一边,他觉得Facebook才刚刚起步。彼得·泰尔,年纪较大但同情扎克伯格,虽然倾向于出售但试图尊重创始人的立场。“在最后,彼得愿意支持我,”扎克伯格回忆,“吉姆的立场很强硬,比其他所有人更希望卖掉这家公司。” 

莫斯科维茨,扎克伯格一直以来最坚定的合伙人,是极少的几位坚决反对出售的股东之一。“我确信如果雅虎收购了我们,这件产品将会遭到严重的破坏。”莫斯科维茨当时说。“肖恩告诉我,90%的兼并案例都以失败收场。”他和扎克伯格正密切追踪Google在5月份收购Dodgeball的后果,这家公司利用手机来帮助你定位朋友的现实位置。“我们看到Dodgeball的未来没有希望了,”莫斯科维茨说,“而Google是创业的圣地。如果连那边的并购都会失败,那我对进入一家著名但却有点落伍的公司就更不会抱什么指望了。” 

(这算得上Facebook的一次重大考验了。我们继续看下去


16/安利小教主Sean和Dustin

随着动态新闻初次亮相的日子临近,公司对此的期望值也越来越非同一般。戴夫·莫林(DaveMorin),苹果的一位雇员,被肖恩·帕克和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招来,在这个额外令人焦虑的时刻加入了公司(帕克也许不再领公司的薪水了,但他对Facebook成功的激情却不 曾减退)。他回忆起了在动态新闻上线前一晚与帕克的一次交流。“莫林,明天将是决定Facebook到底是无足轻重还是比Google还要强大的日子。”帕克故意把声音拉长。莫斯科维茨则更为自命不凡,“明天你将会无比热爱这个新首页,”他说,“你会希望不要钱都要在这里干!” 

(年轻人,入Facebook教吗?

17/

他来到了位于曼哈顿中心城区西54街奇特的意大利餐馆“Il Gattopardo”,身穿一件短袖T恤,衣服的一面印着一只异想天开的大鸟形象,完全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Mark行头之一get

18/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Facebook帝国就此覆灭?(纯粹搞笑的标题/别理我这个精分

926,Facebook对公众开放了注册。在之后两个星期的每一天里,一个6人小组都在仔细地审视最新的数据。这个小组包括了扎克伯格、布雷耶、董事会成员彼得·泰尔、首席运营官范·纳塔,“幕僚”科勒,还有共同创始人莫斯科维茨。在9月的最后几天里,数据的变化相当不确定,这意味着并购交易很可能就会达成。雅虎的律师们再度进行了详尽的财务调查,为交易做好了准备。肖恩·帕克在一边密切地注视着事情的进展,十分惊恐。 

“我们几乎接受了他们开出的条件,”他说,“这是仅有的一次,马克感到他无法承受来自团队的压力了。” 

19/后续

公司表面上看依然风平浪静,但是扎克伯格身边的一些人却不是如此。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他和布雷耶的交涉变得困难重重。另根据首席执行官身边的密友说,范·纳塔由于在推动和雅虎的交易中十分卖力,导致了扎克伯格从此不再信任他了。不过范·纳塔依然在首席运营官的位置上坐了一年。即使科勒,扎克伯格最为亲密的伙伴之一,也感到了压力。科勒曾一度被排斥在了核心集团之外。扎克伯格的一位顾问说:“马克要求对公司的彻底忠诚,如果你希望卖掉公司,你就不再是马克·扎克伯格的朋友了。马克记得每一个支持雅虎交易的人的名字。” 

(我觉得雅虎收购风波一过,差点失去亲生孩子的Mark就对Facebook看得更重了。

20/和Mark Zuckerberg的一天

当时我和扎克伯格有过一次会谈,地点就在他私人的僻静处。那是一间纯白色的会议室,布置着来自DWR工作室的中世纪风味的现代家具,这家工作室就位于大学街再往下几个街区。会议室的摆设十分简约,中间是一张白色沙里宁长桌,金属制桌腿相当精致,长桌周围围着一圈白色埃姆斯椅,四周的透明玻璃墙上挂着白色丝质窗帘和白色百叶窗,地上是灰色的地毯和沙发,此外还有一张黑色的大豆袋椅。员工们戏谑地称这间办公室是“审讯室”,既由于扎克伯格探究式的提问方式,也由于房间装饰的朴素it_A.联想到了监狱里的牢房。 

我和扎克伯格在那里碰面的时候,那一天正是他23岁的生日。他光着脚板,胡子拉碴,穿着一件印着A&W乐啤露的T恤和一条蓝色牛仔裤。在房间的一角放着一盒未拆封的变形金刚玩具。扎克伯格当时正在四周玻璃墙壁上挂着的白板上画着图表,他画到某个地方,由于一时找不到白板擦,就干脆从地上拾起一顶针织帽来当白板擦用了。 

(写作素材get

21/害羞的Marky蜕变演讲=)

       在F8大会开幕时,整个大厅里750位观众都屏息注视着瘦小的扎克伯格,他身穿那套标准的T恤衫,套着一件羊毛外套,脚上穿着一双露出脚趾的阿迪达斯橡胶凉鞋。他走上讲台,宣布:“携手一起,让我们掀起一场运动吧!”这个口号由旧金山前卫的战略和营销咨询公司亚美斯塔公司设计。 

       扎克伯格的这次平台演示是迄今为止他所做过的最出色的演示。他苦练了措辞,直到上台前的几分钟,还在不停地修正他的幻灯片。他从未如此紧张过。每个人都在注视着他,甚至他的父母也出现在观众席上。但是最后一分钟的修改也让他付出了代价。当他在台上演示时,幻灯片出现的前后顺序发生了错位,和他的演讲词不同步。他停顿了一下,看上去很迷茫。此时甚至连Facebook的员工和管理层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呃,这在我的办公室里很正常……”他开了个小玩笑,缓解了紧张的气氛。然后正确的幻灯片出现了,一直到结束都很平稳。 


22/拼字游戏

    “Scrabulous”甚至得到了马克·扎克伯格的注意。他过去从未成功说服过他的爷爷奶奶加入Facebook,不过现在他们也终于同意了,为的是可以和他在一起玩拼字游戏。从此, 他对Facebook上面游戏的反感态度也开始出现转变。显而易见,当你在玩拼字游戏时,你就是在和你所关心的人进行沟通。而且毕竟,拼字游戏是一个单词和智力游戏——是那种读哈佛的人玩的游戏。

23/与真正的对手Google的场合

        当晚所有人都乘坐大巴去了附近的一家公园。Google在公园里搭起了一座硕大无比的白色帐篷。在一小时的鸡尾酒会后,大约250位时代精神的与会人员入座开始享受一顿奢华的几近狂欢盛宴。第一道主菜端上,盘子居然是用厚冰制作而成。当时,Google正值巅峰——金钱就像甘露那般源源不断地从天而降。Google在晚宴上向那些把数十亿计的美元挥洒在Google广告上的金主们表示感谢,其实也就等同于宣布自己的富有富有再富有。在主桌上进行热烈谈话的包括Google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阿姆斯特朗、谈判专家梅根· 史密斯(MeganSmith)以及Facebook一方的马克·扎克伯格、范·纳塔,还有企业发展部的头儿丹·罗斯。两组人谈到了Facebook在与微软谈判时的立场。阿姆斯特朗给Facebook高管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就是Google十分渴望这笔生意。 

        豪华晚宴在大约晚上10结束,随后Facebook三人组和Google的高管们一起退到附近的Google总部进行一些认真的磋商。他们一直协商到深夜,才达成了交易的大体意向。 

         Google会接管美国境内和国际的广告生意,同时双方也就Google会在150亿美元的公司估值上对Facebook进行一小笔投资达成了一致。对Google来说,以收购一小笔股份来作为拉拢手段相当合乎逻辑,因为把微软这样的巨头赶走会让Facebook陷入相当大的麻烦。如果Facebook终止那份依然有效的与微软的美国境内协议,它很可能会陷入法律纠纷。但是Google走得更远。高层直接告诉扎克伯格说他们有意考虑整体收购Facebook,尽管那个价格会远低于150亿美元。这次,扎克伯格的回答相当干脆,Facebook不卖。 

(有雅虎先例,你们就别妄想从Mark手里抢孩子了


24/新角色出场!看上去很厉害的女性角色呢!(大概是日漫看多了\ddd

桑德伯格现年40岁,举止优雅,身材略高,说话诙谐,脸蛋圆圆的,一头齐肩黑短发。在进Google工作前的6年里,她为拉里·萨默斯(LarrySummers)工作,担任办公室主任一职,这是一个非常有权势的职位。萨默斯时任克林顿政府的财政部长。她在哈佛遇到了萨默斯,那时她还是哈佛的一位主修经济学的学生。她的毕业论文讨论了由于经济因素对妇女的影响,让妇女依然处于被丈夫虐待的地位(扎克伯格始终在寻觅学术明星,尽管他本人的学业一塌糊涂)。她说话的语速异乎寻常地快,却不省略语调的抑扬顿挫,如珠的话语听来犹如音乐一般。她在Facebook办公大厅一角的会议室里向我诉说被招来担任首席运营官的经历。她盘腿坐在一张安乐椅上,脚上是一双黑色普拉达过膝长靴,穿一条黑色休闲裤,上身套着一件羊绒衫。她的优雅与扎克伯格的随意——以及Facebook其他所有人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桑德伯格对Facebook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Mark当初三顾茅庐才请到桑姐。


25/修行的Marky

桑德伯格主持了约8个商业模型会议,告一段落之时,扎克伯格正好从他的环游世界之旅回来。(他独自背着背包,去了柏林、伊斯坦布尔、加德满都、新德里、东京和其他一些地方。

(一个人环游世界的Mark,好苏啊……

26/该是告别的时候了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离职是达斯汀·莫斯科维茨,从事业初始时就是扎克伯格的股肱之臣,至今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之一,他拥有7%的股份。莫斯科维茨和德安杰罗仍与扎克伯格关系密切。莫斯科维茨离开后开了他自己的网络软件公司,名叫Asana,很早之前他就开始琢磨这个想法了。他致力于打造一个与Facebook相关的在线商用软件产品,和Google文档、微软的Office和其他同类软件竞争。 

这是个巨大的野心勃勃的愿景。他说他考虑了很久,看是否可以继续呆在Facebook实现这个新想法,但最终的结论是这会分散他对Facebook的注意力。 

当公司员工超过1000名,各个部门逐渐变得专业化时,这个自学成才的由室友变成的财务官的影响力不可避免地衰弱了。他经过很长时间的磨合才逐渐控制了公司的发展方向。 

但是公司壮大时,扎克伯格的权力也跟着壮大,莫斯科维茨的权力被削弱了。尽管他占有大量的股份,但他已经不能再发挥以往的影响力了。 

他们在公司发展方向上产生了分歧,据他们共同的朋友说,当你和一个喜欢大权独揽的人共事时,这种分歧就变得不可调和了。而且因为扎克伯格一再表示他对增加功能令 Facebook在工作场所发挥更大的作用毫无兴趣,莫斯科维茨离开Facebook组建Asana就在情理之中了。

 

27/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和你并肩而行(强行言情一把+_+

        好友的相继离开令CEO扎克伯格有点郁闷。他说离开一年前莫斯科维茨第一次提出想辞职时,他很难过。直到他真正辞职,扎克伯格一直抱着听天由命的态度。而对科勒和德安杰罗而言,扎克伯格说我希望我们可以找到一个方法继续发挥他们的角色。 

        引入桑德伯格作为2号人物对团队影响很小,但是莫斯科维茨是个例外,他没有对桑德伯格团队爆发出的热情听之任之,也未与他们达成共识。当我问到桑德伯格对Facebook的影响时,他的回答一如既往地直率,“当然都是积极的影响啦”,他打开话匣子,但接下来却有点欲言又止。“我积极不起来,因为我觉得她的想法和我想的Facebook的进程挺矛盾的,当然,我很理解她这么想。我是个狂热的产品信仰者,我相信有多少都应投资到产品上。对于令用户感到反感,不愿意加入网站的投资,越少越好。这样就经常导致我的想法和她在上面投广告相冲突,但那是她的工作职责。”他接着说,“她做得不错,她理清了广告Facebook上的投放方式,”但是又加了一句,“我把那视为必要的魔鬼。”然后,他承认“也许现在终于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了”。 

    尽管大家已经达成共识:Facebook靠广告盈利,扎克伯格还是常常宣布增加用户仍比把用户变成钱更重要。莫斯科维茨和德安杰罗仍然坚定不移地相信他。“今天你可以从一个用户赚到1美元,但如果你吸引他邀请10个朋友进来,你可以赚11块,Facebook还处于快速成长时期,很难说现在就开始权衡利弊是个合适的时机。”莫斯科维茨说。德安杰罗同样对于将重点放在广告业务上毫无热情。“我个人认为仍在增长时期,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把Facebook变成将来网络世界的一个领先产品,正如我所希望的那样,你得这么做,把它推广到全世界人都在用它,对我而言,不言而喻的是你必须靠一个全世界人都喜欢用的产品才能赚很多钱。” 


28/我们终将连接整个世界(不,我大天朝是最后一道防线(喂

  Facebook的翻译工具采用了一种新颖的方法,很好地利用了世界各地用户的疯狂热情。 

他们并没有安排自己的雇员或是找承包商花费数年时间将站内的30万条词语和短语翻译成其他许多种语言,而是把这个任务转交给了全世界,并收获了巨大的集体智慧。 

    在开发每一个语言版本的时候,Facebook的软件会给用户提供一个待翻译的词语。每个使用Facebook的人都可以解决一个或多个的西班牙语、德语、班图语(Swahili)或者塔家路语(Tagalog)的一个词语。每个词语都被很多人翻译,然后软件将询问该语言的母语者,用投票选出最好的词语或短语来填补空缺。 

这个工具最早在2008年1月用于西班牙语版本上,当时在西班牙语国家已经有280万 

用户使用Facebook的英文版。仅仅在4周之内,世界各地的西班牙语使用者就创造出了一个完整的版本。Facebook的工程师只需插入总结,于是西班牙语版Facebook在2月11日就上线了。下一个德文版,2 000人只花了两个星期,3月3日上线,而法语版本是4000名用户在不到2天的时间内完成的。增加新的语言版本几乎没有给Facebook增加任何成本。 

Facebook中标志性应用“捅你一下”,由用户分别翻译成西班牙语“daruntoque”、德语 “anklopfen”和法语“envoyer un poke"。 这个项目的开展扎克伯格并没有过问。“我非常为之骄傲,因为这个产品我根本没有参与。”在翻译者项目上线时他说,“这难道不就是创业过程中最令人期盼的结果吗?你根本不需要关照任何事情,就能有人创造出与公司理念如此契合的产品。” 


29/热衷创新小发明的Dustin

       很早以前,公司就曾经试图向Facebook提一些专为公司使用的特殊功能,但是扎克伯格从未特别关注过。比如说,公司用户希望隔离员工信息,不让公司外的“友邻”看到公司内部的交谈。如今这依然无法做到。Facebook执行人员说这个功能最终会实现,但当公司处于一个上升期时,更加关注普通用户的增长,这个需求的优先级比较低。但是Facebook创始人之一达斯汀·莫斯科维茨,非常强硬地支持为公司做一些特殊的应用,令企业的内部沟通更加方便快捷。 

    莫斯科维茨在旧金山的新公司Asana预测,以电子方式提供便利的沟通协调模式,会日益成为每个成功公司组织的一部分。在Facebook,莫斯科维茨不断提出建议,为员工们提供工具,帮助他们获得更多参与公司的授权,直到今天他的很多创新发明仍在Facebook上广泛使用



30/这将是严肃的一年——Mark小萌神

在2009年的第一个工作日,那个总蹬着橡胶凉鞋、套着T恤衫和毛绒夹克的扎克伯格来到办公室,身上却穿着一件白色正装衬衫,打着正式的领带。“这将是严肃的一年。”别人间起时他都这样回答。他说自己这一整年都会打领带,以显示他非常重视那些Facebook发展到达高位时面临的种种问题。到8月下旬,Facebook的活跃用户人数总计已突破1亿,达到1.45亿。但公司内部的目标雄心勃勃,将要在2009年底达到2.75亿。     

31/离开后也依旧关注着你

联谊会也很有希望成为发布广告的手段,但迄今为止这个方法没有受到企业管理者们重视。然而,因为如今已经离开公司而言论不受拘束的达斯汀·莫斯科维茨认为,使用联谊会同时也能够展示Facebook提供的广告。“你会知道哪些Facebook用户登录你的网站。”他解释道,“所以你同时也可使用Facebook所有针对信息的广告。这一点绝对是联谊会的核心战略。”分享在其他网站上投放这类广告的收益可能会成为Facebook的一项重要业务。 


    32/新对手的出现

2009年年中,Twitter拥有了5 000万个活跃用户,Facebook则继续处在恐惧的阴影 下。“每次我和Facebook雇员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会问我对Twitter有什么看法。”5月时,达斯汀·莫斯科维茨这样跟我开玩笑说。他多少仍然保持乐观,但他担忧的是,高级工程师们开始更倾向于在Twitter的工作机会,而不是选择来Facebook(或他新组建的公司)。 

“在Facebook,我们觉得只要能重视这一点,我们就一定能赢。”他说,“然而如果仅仅是因为我们没有留意,TWittcr又做了些我们搞不懂的项目,并且因此赶超了我们,那就真的感觉糟糕了。”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同时也是Twitter的投资人马克,安德里森几乎在同一时期告诉我,两家公司在角力。“任何想在Facebook的领域与其竞争的公司都生不逢时,”他说,“所以一旦出现Faccbook的威胁。速成胁就必定是破坏性的。破坏性的威胁一般来自底部,他们不是直接冲你本人来,而是弄坏你的排气管。所以Twitter这样的对手正是Facebook要格外留心的。” 

(现实才是最好的剧作家

  不断有新的,强大的对手出现

  令人激动的是,这个传奇还在继续,电影原型今天也都在改变着世界。

 这部电影对我最重要的是收获了jesse eisenberg,但同时我也习惯了关注facebook公司的新闻,希望这个世界更加透明(早日建成天网(喂

  评论音轨有提到,这部电影的目的是为当代年轻人树立一个偶像。

  希望能让你对电影背后的Facebook了解更多,也希望为写文的太太们提供一些灵感(●°u°●) 」

  Facebook Effect误解向导读文到此结束ヽ(´o`;



评论(6)
热度(40)
  1. CudiVanessa_42 转载了此文字
    棒的w
©Vanessa_4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