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_42

lofter真难用啊

【美式极端/杰西四兄弟衍生】怒火滔天(Une Colère Noire)(3)

前言:

莱总起源有参考BVS的莱总采访(街头混混人设 和微博上 我家杰西一点也不可爱(大雾 其实是 @My_Jesse_is_so_cute 姑娘发掘的外国网友的续命梗(有改动

本文正式暗黑走向,慎入

以及,本文纯属作者自我放飞,一切BUG概不负责(我觉得我真的写飞了…

6/

时间线:Mike Howell的兄弟失踪前五个小时

       经过基因强化改造的Mike Howell拥有惊人的记忆力。但大多数时候这都是件痛苦事。学生时期的他几乎都不怎么去学校,和Lex厮混的青春期完全是一团糟。说到Lex,Mike渐渐回想起和他最后分别的那天发生的事。用计算机狂热症Mark的话讲,整个记忆过程就是对输入信息的编码、存储和提取过程。普通人可以选择性地对输入信息编码,删掉无关紧要的信息。但Mike是一台失控的电脑。他对小镇生活的五年历历在目,和Phoebe在一起的幸福记忆反而增加了他的悲伤。他不得不往更早的时光看,即使是重温Lex抛弃他的那天。

        那是一个有着大麻烟和酒精气味的夏日中午,Mike和Lex在街头闲逛,吃香草冰淇淋,进了老Jack的酒吧。骄阳似火,路面的沥青都化了。Lex跟Mike都不去学校,但他擅长笼络人心,功课对他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两个人的外表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是Lex大一岁,那他俩准是双胞胎了。

       “小崽子们,”老Jack咧嘴笑,露出一口黄牙-----“长期尼古丁摄入”的勋章。

       “两瓶冰镇啤酒,一包烟。”Lex颇为潇洒地把钞票旋进对方手里,他打篮球时也常常炫耀自己敏捷的身手。而Mike打架从来只靠蛮力,毫无章法。

        “还少一张。”Jack又笑了,“这个月新进的货,涨价了。”

         “没了。”Lex斩钉截铁地说。

         Mike有点不安,他看向酒吧门外,警车就在不远的街角。

         Jack和Lex对视了一会,撇撇嘴,把叶子和啤酒拿出来。

         两人离开酒吧后,去了电影院。Lex讨厌电影,但他热衷逃票。卖票的姑娘有一头厚重的棕色长发,Lex老让Mike过去跟她搭讪。Mike总觉得Lex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而他自己却从不知道。

        “两张电影票?”姑娘问。

        “不,不用。”Mike声音不自主地放软,“听着,我兄弟他,他…”

        “我知道了,”姑娘轻快的说,“你们是来换宇航猴公仔的。”

        “什…什么?”他有点愣,回头看了看嗤笑的Lex。“啊,对,我们是来换那只猴子的,要用票根吗?”然后他假装摸了下口袋,解释道没带钱包。

        Lex这时才上前解围,“hey,你还记得我吗?昨天我和一个很漂亮的法国姑娘来过你们这。那是我女朋友。”

        姑娘有点疑惑地端详着他,恍然大悟,“你昨天凭空变出了一束鲜花?怎么做到的?”

        “抱歉,为了逗她开心,我练习了足足一个月呢。”Lex突然露出为难的表情,吞吞吐吐地说,“但她昨天和我吵了一架,我想也许她会喜欢这只…猴子…”

       “如果您忘了票根,我们登记了头等座的客人名字。”姑娘善解人意地说。

        Lex报了Daniel的名字,不自主地朝Mike看了一眼。

        他们常常做这些蠢事,Mike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被Lex牵着走。他有时候会突然讨厌Lex,厌恶自己,有时又会害怕Lex离开。Lex一定会离开这地方。Daniel会成为到各地巡演的大魔术师,Mark迟早会进大学。Lex将来会做什么,Mike想不清楚,但他就是知道Lex会离开。

7/

时间线:Mike Howell的兄弟失踪后的前五分钟

         他们回到老Jack的酒吧,一杯又一杯地喝着啤酒。Mike几瓶啤酒下肚,醉醺醺地跟Lex说话,每到这个时候他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Lex。其实无非也就是没有哪个姑娘会看上他,学校实在是个烂地方之类的事。相反,Lex什么真心话都不跟他说,Lex不会跟任何人说他究竟在想什么。

        Mike讨厌这点。他总觉得等到Lex离开,自己就什么都没有了。

        Lex时不时点头,透着几分不耐烦,他总担心Mike会留在这。Mike看样子哪也去不了。Lex是个拥有雄心壮志的小野心家,但他不介意把荣耀分给自己的兄弟———他没用窝囊的化身。

         “Mike,我出去抽根烟。”

         Lex轻轻地拍了Mike的肩,难得温柔地看着他。Mike睡眼惺忪地点了头,然后埋头睡去。

        从那以后Mike整整一年再也没见过Lex了。他醒来时只能跟猴子公仔作伴。

8/

     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Lex的经历。

     那天跟Mike去老Jack的酒吧不是偶然,Lex跟一些人约好了在那里见面。那些人几天前就找上了他,什么有个饱经丧子之痛的亿万富翁。“Luthor先生希望找到一个和他死去的儿子极为相似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将成为他唯一的继承人。”

   

      他当然不会信这一套说辞,可他手无缚鸡之力,对方甚至还开出了丰厚的条件。 Lex咕哝了一声,“走着看吧。”

       某种意义上讲,他算是被选中了,这很符合他自命不凡的心理。

      见到即将成为他养父的那个人时,Lex暗想不妙,这个东德来的老头跟自己看起来绝对不是一对父子。

         “你有三个兄弟。”

        “对。”Lex感到烦躁。

        “酒吧那个,你经常和他待在一起。他们跟我说,你总是担任'脑子'的角色。”

      

        他不想提Mike,甚至不愿想起离开他的那一刻。

       “ 他叫Mike。”

       

       “打架时你从没出过手?”老Luthor端详着Lex,目光里有一丝贪婪。“Mike总是挡在你面前。”

     

        Lex心跳加速,佯装镇定地说,“我们感情很好。”

        老Luthor半眯着眼把Lex打量了个遍,露出有点吓人的笑容,(Lex注意到他和老Jack一样有一口黄牙), “你瞧,我也叫Lex。这真是绝妙的巧合!我将向大众宣布你是我的继承人。一切合理合法,符合程序。”

       “好的,父亲。”Lex第一次说话有点磕巴,他观察到对方不屑的神情。没错,找继承人是个幌子,他现在是只跳进笼子里的兔子。


评论(2)
热度(45)
©Vanessa_4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