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_42

lofter真难用啊

【美式极端/杰西四兄弟衍生】怒火滔天(Une Colère Noire)(4)

之前的文: 

第一篇, 第二篇第三篇

   

前言:

有明确的双D和轻微的Brex暗示(本章又名哥哥们的恋爱场合(。并不是

一个提示:

如果Bruce把Lex带走,这个故事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了。

9/

       Dylan刚刚得知Daniel有弟弟的事实,而且“Daniel有三个弟弟,但他一个也没提到过”。Jack迫不及待跟Leader分享最新八卦。

       

       对团队的其他人来说,这不过是长期谈资,可Dylan是Daniel的恋人,长达三个月零八天的恋爱关系也没能让Dylan获知Danny的家庭情况。说真的,他内心的挫败感不断膨胀着。“谁叫你是FBI的大忙人,Daniel和我们在暗处都要发霉了。“Merritt看透了Dylan的心,他擅长这件事。不过也亏得他,要不然Dylan和Daniel到现在恐怕都还像两个青少年一样扭扭捏捏,暗藏心事。Merritt补充道,“Mike现在和我们住在一起,Daniel像个独守空闺的小姑娘。” 

    

       Dylan像所有正常的恋人一样,对心上人的家人充满好奇。所以当他看到人畜无害的Daniel翻版坐在一边抽着大//麻,崇拜地看着Jack和Merritt练习扔纸牌时,差点吓得后退了一步。Mike就像一个年轻无害版的Daniel,他可从来没见过如此温顺的Daniel(他内心里总是把Daniel视作脾气暴躁的猫咪)。

    

      Mike朝Dylan投来疑惑的目光,微微下垂的眼角让他看起来格外无辜。

   

      Jack和Merritt站在一边停止了练习,看着两人忍不住笑意。

   

      “我叫Dylan,负责Horseman的幕后工作。”Dylan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个自我介绍。Jack在后面补充了句,“以及Danny的男朋友。”

     Mike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又抽了一口大//大麻用一种游离的语气说道,“你们看起来很酷,就跟Danny一样。”这大概是句不错的评价,Dylan甚至有点紧张。

    “你想试试吗,让他们教你纸牌戏法?”

   

     Mike站起身,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但接下来其他三人可看呆了眼。

   “你确定你是第一次玩这个吗?”Jack此刻嘴巴张大得可以吞下两个鸡蛋。

      Dylan看着Mike漫不经心的将一张张纸牌扔出,它们准确地插在墙面,形成一个X型。他想Danny是个可爱又可恨的小控制狂,控制狂当然会对自己控制不了的人绝口不提。

 

    (本节弃掉的梗:

      Mike当着Daniel的对Dylan爆他的童年糗事,Daniel也无可奈何。

      因为Dylan和Mike可以说中文,虽然一个台湾腔,一个川普。

      #论多学一门外语的重要性#)

  

10/

    (接8/)

       Lex这一个月过得悠闲极了,他跟着天上掉下来的父亲见了各式各样的人物,他们之中大部分是蠢蛋,也有几个是有脑子的。Bruce Wayne给他留下的印象尤为深刻,力图扮演沉迷享乐的花花公子这件事他做起来得心应手。

     

       没有社交场合的时候,他就在Luthor家的主宅逛来逛去。Lex住进的卧室属于老Luthor过世的儿子,他一开始并不知道,可他一走进这个房间,便察觉到其中的奇怪之处。宽大的书桌上摆放着中学生的几何课本,水晶花瓶里居然放了一朵蒲公英。整个屋子一尘不染,可偏偏床单是凌乱的,就好像刚有人醒来,仆人还来不及整理。

      

       他拉开抽屉,只看到一张旧照片,一对父子背着钓具在不知名的桥上面无表情的对着镜头。那位父亲毫无疑问便是整座宅子的主人,五官像是用坚硬的石头刻出来的,宽大的鼻头使他看上去没那么英俊,薄薄的嘴唇透着一丝说不出的阴郁。小男孩则长着一张俊美的脸,Lex猜想他可能继承了母亲的美貌。这个早夭的孩子在照片里皱着眉头,双手放在背后,模仿军人的站姿,就像试图克服他天生的柔弱。

     

      如果换成其他孩子,也许会无忧无虑的享受这意外的人生转折,可Lex不是,他始终冷冰冰地观察新的环境,确保自己不是一头待宰的猪猡。事情从那位年轻的黑人出现变得诡异,或者更早,从Bruce Wayne第一次跟他单独相处的时刻。那发生在某次聚会的深夜,大厅里的宾客沉浸在莺歌燕舞的欢乐气氛中,Lex偷偷溜了出来,躲在后花园喷泉边的草坪上。喷泉中央是一座天使雕像,Lex觉得它必定是盲人,因为他只在盲人脸上看过如此圣洁的神情。

     

      没过多久,Lex整个人都笼罩在人影里,他抬起头,正是Bruce。他原以为这个人早就离开了。

     

  “你来这之前的名字也是Lex?”

 

   “对,跟老家伙的儿子一样。”Lex观察着对方的神情,满意的看到Wayne皱了皱眉。他对Luthor家究竟了解多少呢?

       

   “那个死去的男孩是个好孩子,就是有点软弱,没能挨过他父亲的虐待。”

   

    “你以前也找过他单独说话吗?”Lex眯起眼睛,狐疑地问。

    “从来没有,”Wayne的深邃眼神里难得浮起一丝悲伤,“你得离开,Lex。”

      Lex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他直直地盯着面前人,目光就像要穿透到Bruce的灵魂深处。

 

   “那您要带我走吗,Sir?”

      Bruce没料到Lex的问题,他惊讶的神情被这个孩子尽收眼底。Lex是个聪明孩子,这意味着他离听话,温顺这些词很远。

   

   他的肯定答复换来了Lex的拒绝。

  

    “你对我很好,Bruce。“Lex这个小混蛋。他闭上眼睛,浓密的睫毛忽地垂下来,然后用背书的口吻说道:“恐惧是误事的根源。(*1)我已经掺合到这件事情里了,必定只会越陷越深。”

    

   他无可奈何,只得说,“夜深了,我送你回房间,Lex。”

    

    等到了Lex的卧室门口,Bruce弯下腰,在他的脸颊印下晚安吻。正当他准备站起身离开,Lex却突然紧紧地抱住他。两个人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心跳,急促,激动,就像两团燃烧旺盛的火焰。

     然后火焰又一下子熄灭了。Lex松开手,轻快的后退到自己的卧室里,说了句“你得走了,Mr.Wayne”,便毫不迟疑的带上了门。

   

*1 来自麦克白夫人 引用这句话只是为了给Lex后面讨个彩头(喂


评论(5)
热度(47)
©Vanessa_4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