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_42

lofter真难用啊

【TSN/DM】Eight Days(预警:Girl!Mark)

*——————————————————————————*

一个安利,持续(缓慢)更新的推文帖

Dustin/Girl!Mark

*——————————————————————————*


       前言:

       几乎所有girl马的文里Mark都会拒绝自己女孩子的名字,于是我在想Mark入校登记的时候会不会黑进校园网,把自己档案上的名字也给改了……

       (注意:本文有打了个酱油的Wardo和一点点EM)


        Dustin Moskovitz十九年波澜不惊的人生大概从Marcia Zuckerberg的出现就终止了,就像几百万年前那只叫Sid的树獭遇上了第四纪冰期,6500万年前恐龙遭遇了小行星撞地球,137亿年前豌豆大小的宇宙一下子爆炸了。

        Marcia,Marcia,……这个名字多么甜蜜,却带着被玫瑰花刺戳伤的钻心痛感。好了,现在让我们回到这桩孽缘开始的地方。

        Harvard的男生宿舍糟糕透顶,没有空调,设施简陋,Dustin第一次踏进Kirkland,有种后退四十年文明的时空穿越感。

        而空空荡荡的宿舍里已经有个人了,Dustin看见一个异常瘦弱的背影正在艰难地放着行李:一头乱糟糟的卷发,肥大的灰色Gap帽衫,和穿着人字拖的那双火柴棍般的腿。他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营养不良?高中生涯准没少被欺负。怀着对新室友苦难青春期的同情,Dustin走上前, “啪”,他将手搭在对方的肩上(男孩子惯有的勾肩搭背的姿势),友好地问了句需要帮忙吗?

        接下来的灾难性场面令Dustin终身难忘,所谓的“高中饱受欺凌的瘦弱男孩”居然是个一把将他推开的,脾气暴躁的,大概是走错宿舍的女生?

        这下子可糗大了,Dustin心想,但仔细想想似乎不大对劲,她就算走错宿舍楼,也不会闷头直上到Kirkland,这可是要刷门卡的啊???!!!

        卷发女孩眯着眼睛,一脸鄙夷加厌恶的说,"你相信我能把你大学四年的绩点都黑到1.0吗?"

        一次不合时宜的身体接触,和一个来自天才黑客的正式威胁,这就是Dustin和Marcia的初遇。

 

       Marcia一开始出现在Kirkland是因为校园网的技术性漏洞。哈佛学生住宿信息电脑化也没几年。拒绝使用Marcella真名的Mark不但在纸质个人信息表格上写了男名,还黑进了校园网,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Mark。分配宿舍的人就这样误把她分到了男寝。

       当然这个问题当天晚上就得到了解决,Dustin和后来的另一位室友Chris(金发,“和蔼英俊的外表下是一颗长毛的黑心”)十分殷勤地把Marcia的两个大箱子抬到了她重新分配的女生宿舍房间,顺便全面参观了传说中的哈佛女生宿舍楼内的风光。再后来Dustin知道Chris是个基佬后再提起这事,Chris(毫不尴尬并满脸微笑地)解释“我对女生不感兴趣,但女生宿舍楼毕竟是个难得一去的地方。”

       回到Kirkland后Dustin和Chris发还有一个室友没露面,事实上,Kirkland神秘的第四人,Billy从来没露过面。他们猜测Billy搬出去了。

       从此这成了两人,也许后来还有常常串门的Marcia,的一个经典笑话,一旦宿舍有什么东西找不到了,“可能今天老Billy来了。”

       Billy---Kirkland的幽灵

        

       自从Marcia短暂出现,又急速消失后,Dustin差不多只偶尔在图书馆和教室走廊见过她。(新生联谊时她大概没出现。)Marcia Zuckerberg,计算机与心理学专业的神秘人物,凌乱的卷发和随意的穿着(她似乎爱好不合身的男士运动外套和人字拖,这就像某种标志物),在给Dustin发出“绩点攻击”威胁函后,就再也没真正注意过他。Dustin不由得想到,也许她当初留在Kirkland更好,现在她显然没交到什么朋友,总是背着电脑独来独往。

       Dustin当即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Chris,现在他俩是分享四人间的好伙伴了。Chris嘲笑他对那女孩念念不忘。好吧,Dustin Moskovitz反思,那日的羞耻感使得Zuckerberg不断冲击着他的海马区,最终变成了大脑皮层的永久记忆。

       这直接导致了Dustin选课时朝计算机科学专业模块看了好几眼,互联网是人类的未来,Marcia也许能成为他的未来。当时的Dustin不知道的是,未来某一天他去买了一本PERL编程入门的书试图引起Marcia的注意,她会嘲讽的对他说,白痴,网站不是用PERL语言写的。

        

       他在打量艺术史上那个漂亮女生的时候瞥见了埋头大睡的Marcia,客观来说,Marcia有一双蓝中带绿的漂亮眼睛,如果不计她乱糟糟的卷发和贫瘠的胸部,她甚至很受男生欢迎。Dustin突然在想,如果坐在她旁边的位置,是不是能够听到她的呼吸声。轻缓的气流,像一阵不起眼的微风,会掠过他耳边。艺术史教授知道很多学生把自己这门课当作easy难度的赚学分课程,但她看见有这么多昏昏欲睡的学生,内心还是焦灼难安。当她用一种平直的语调,结束了文艺复兴早期内容的ppt,转身面朝整个教室,一眼就看到Marcia Zuckerberg。

     “Miss Zuckerberg,能请您谈一谈马萨乔在绘画史上的开拓性成就吗?“陈述句一般的问句令一旁的Dustin捏了一把冷汗,睡眼惺忪的Marcia茫然地揉了揉眼睛,然后说出了接近完美的答案。(*1)

       这不科学?!Dustin以性命担保Marcia整节课都在睡觉,连头都没有抬过。

       教授的表情难看极了,“看来Miss Zuckerberg拥有同时睡觉和听课的奇异能力,我可不期望你们都能和她一样。所有人下周交一篇1万字的论文,得分将作为你们的期中考试成绩。”

       下课后,Dustin主动跟Marcia搭讪,“Hey,你怎么做到的?”

       “别烦我,Moskovitz。”Marcia的脸色也很不好,似乎下一秒就会开始哭诉她心爱的笔记本被室友扔进了马桶,“你知道哪些俱乐部会乐意吸收SAT满分,高中就收到微软邀约的犹太女孩吗?答案是没有!”

       然后他俩就来到学校餐厅,点了通心粉和啤酒,Marcia愤愤地述说自己被Final Club拒绝的经历。

      “我知道该等他们的邀请函,可一个月以来我一封也没有。这不公平。”

     “你知道,他们可能更在意家族关系和其他一些无聊的东西。”Dustin小心翼翼地说。

      “那群傲慢的家伙最在意的是性别”,Marcia将啤酒杯重重的摔在桌上,脸颊泛红, 还想控诉些什么,但因不胜酒力,头直直的倒在了桌上。

       自从那天Dustin把Marcia抱回了她的房间,顺便遭到了她的室友的误解后(“我只是她艺术史课的同学”,Dustin的耳根红了,他本来只是蹭这节课看另一个女孩子。),两人的关系缓和了许多。“Alice说她喜欢你脸上的雀斑,”Marcia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也许我们该多拜访一下彼此的宿舍。我可以在Kirkland建立一个定额Red Bull账户吗,你看,我也拥有它1/4的使用权。”“现在流行把功能饮料当作一般等价物吗?”(*2)Dustin笑了,试探性地揉了揉Marcia的卷发(她没有反应)。

       准确的说,对于Marcia Zuckerberg来说,Dustin已经算得上大学时期关系最近的男生了(算得上Dustin的小小胜利)。当然不算上尚未出现的Eduardo Saverin。Marcia受到了Dustin某种程度上的照顾。Dustin觉得他对Marcia的照顾出于对弱势群体(比如濒临灭绝的毛茸茸小动物)的同情心理,他之前也没怎么照顾过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擅长这个,好吧,他不擅长。和后来出现的Eduardo相比。

      

     

 

       *1 其实平时Marcia还是会偶尔听听课的。但那天她因为被俱乐部拒绝,心情非常不好,所以睡了整节课。而教授觉得她仅仅能容忍睡半节课的学生,睡整节课实在太过分了。(喂 所以才会抽她回答问题。至于为什么Marcia答案接近完美,合理解释是那个问题是书本上的知识,天才看看课本就全记下来了,嗯!

      *2 一般等价物:经济学名词,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大多数是货币。自从知道达达学的经济学专业,我老是抑制不住自己的脑洞。


评论(6)
热度(25)
©Vanessa_42 | Powered by LOFTER